团队初型

我对有些事情的记忆力很短,比如这次去深圳回来,我竟然忘记了我现在的办公室具体在几楼。跟小师妹一样,走在路上我是路痴,晚上回去的时候,连住在酒店第几楼也会忘记。好在身边总会带着不是路痴的那个人,我也就省了那个心去记地址,反正有人带我回去就好。

第一次与小师妹会面后,回来的几天,我内心只是有那个计划,未来一定要跟小师妹一起做个事情。

大概五月份中旬,小师妹来厦门了,我带上了我的小伙伴,陈X一起去,陈X我们平时叫他奔驰,出于习惯,以后也是“奔驰”带过。

“奔驰”是我之前一起做的小伙伴!

“奔驰”是做过生意的人,因此有些场面他会比我更懂怎么说话,而我喜欢默默的听,因此,觉的有他在身边也挺好。我觉的我不是个会说话的人,比如某些场合,有人要我的联系方式,我会直接的当面拒绝,不会说什么委婉的话。感觉,我总是不会顾及好那些人的感受。

二宝之前在莆田跟我玩的好,我们互认兄弟,连我女儿的名字也是二宝起的,因此,只要做莆田,我自然而然会把自己的好朋友也介绍给他。于是,“奔驰”也认识了他,因为性格上都是干脆利落的人,因此他们也玩的很好。

二宝大概精于SEO优化,因为他17岁的时候就跟我认识,17岁到现在,他经历过了大起大落,现在稍微成熟了,虽然有些地方他还是比较激进。而我还是喜欢”稳”

忘记哪一天,他提的说要一起做外贸。因为是二宝,所以我也不懂如何拒绝,或者我压根就不会拒绝他。

于是我,“奔驰”,二宝,就凑一起了。

因为要带“奔驰”做外贸,所以我和二宝间接的经常带着奔驰去找莆田系的一些大佬喝茶,“奔驰”成了我,外贸他不懂,所以我要带他慢慢入行。

当然,也带他和二宝认识了老学长。

感恩老学长

老学长想必大家在公众号的推送中有间接的听闻。

老学长是莆田平海的,而电商这块,平海人都很厉害。

虽然平日里感觉没怎么帮到老学长什么,但是老学长经常丢下一句话—–你做什么,我都会无条件支持你。

老学长的格局观很好,在他面前我总觉的我的视野还不够广,他是比我还更稳的人。

做事风格是先想好退路了,再去做,先评估好,再去干。

而且,老学长的平台操作是典型的莆田系手法。我有跟小师妹说过,学长的莆田系,以及他的一些资源人脉,对小师妹会有帮助。

第二次见面

大概四月份下旬,还是五月份初,我还没富到请个秘书帮我每天记事情,因此我忘记了具体是哪一天。

大概是小师妹安排好了去厦门的行程,然后我跟学长,和“奔驰”,还有二宝,也订了对应的时间,准备一起去厦门。

小师妹是晚上到厦门的,然后Z总,也就是小师妹的师傅,开车接了师妹。而我们是第二天早上出发,中午去Z总安排的饭店直接吃午饭,顺便介绍学长和小师妹,“奔驰”认识。中午X哥因为有事,因此没聚在一起。

当然,聊的也是平台的事情,相对于老学长和小师妹,就是互相知道功底的时间段吧。

晚饭是X哥安排在靠海的一家莆田人开的店吃,迎着海风,聊天愉快,然后就是去KTV。

莫名其妙就订了

我是滴酒不沾的人,因为很多对的人遇见,我喝了一瓶啤酒,头有点晕,但是很清醒。

KTV的时候,二宝突然提议让小师妹一起做平台。其实内心里,我有点抵触,我想的是,“为什么我自己不可以做好,非要有人带。”

反正我不善于表达,而且二宝的话我也拒绝不了,于是,莫名其妙的,就这么订下来了。

大概回酒店住所,我躺在床上,突然觉的,这样也挺好,只要把最好的资源整合在一起,就行了。

而且,从一毕业就带着别人一起赚钱,从来没有人带我赚过。

这样,会不会对自己更好,让自己也体验一下,被带的感觉。

我想了下,有Z总,有X哥的帮助,

有老学长,有小师妹,有二宝,有“奔驰” 一起共同出力,我们的模式只要在莆田或者厦门,按莆田系的操作,配合厦门的大数据派系,完全可以做出很好的效果。

何乐而不为呢

忘记了在KTV还是晚饭的时候,小师妹说了她的目标是1.5E美金的营业额。

我开玩笑说,1.5E的越南盾。

厦门会面的结果就是,我,老学长,二宝,“奔驰”决定一起跟着小师妹完成这个目标。

我们的想法是,就算不能实现,也不会差多少,因为,这次是一大堆的资源整合,算是莆田系,厦门系,深圳系,三个地区的融合。

况且,我还有自己的圈内高人,要介绍给小师妹,这是后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