并不是放弃,而是新的开始

也许长时间的没更新,其实我没放弃,只是要新的开始,因此很多东西要忙,要去弄。

shopify等忙完,也会更新,只是这段时间,真的全身心的投入小师妹的项目里。

(为啥Shopify要继续,因为小师妹哈。)

简单爱大佬建议我也顺便做个记录,于是想想,能简简单单的记录这个历程,也不错。

和小师妹的1.5E越南盾

我不知道我什么这次会被一个女子激发出这样的激情,在大概二个月之前,不断的还有大佬劝我出山,我总是腼腆一笑,低头锄地,边慢慢道:“平平淡淡才是真”。

哪知道二个月后的今天,我会被一个妹子激的打鸡血一样。仿佛回到了创业的初期,内心激情满满,对未来信心满满。

初识小师妹

其实我刚开始还是没注意到小师妹加了我的微信小号的,只是那天,正好二宝拉我出去交流,有位做网盟的高手想交流个技术的解决办法,然后顺便碰碰莆田系做COD行业的一些高人,并且刚好二宝的老大哥–X姓,姑且叫他X哥 也刚好在莆田。

我是那样一种人,也许互联网上我有自己的小天地,但是现实中跟一些陌生人接触,我很少说话,某些人侃侃而谈的时候,而我明白其中道理,有点夸大或者完全不懂就乱扯淡,我心里只会飘过:“让你装逼让你飞”,也不会去反驳什么。

我是以一个安静的倾听者的身份,听他们说话,看他们讲业务,讲流程,对我有用的,会心里一一记住。

感觉有点扯偏了,然后就是X哥说到了平台,然后一群莆田系就开始说这个人亚马逊很厉害,现在有做培训,而且培训的模式很好,会提供复训。

名字很熟,能得到X哥认可的人,我感觉多少会有点实力,因为X哥给我的印象就是很稳重,低调,让我感觉很有实力的那种文明气质大佬。

“Verna…”

心里有点印象,那天我心里默默的记着这个名字,翻一翻微信小号,果然,头像躺在那里面。

勾搭上了

嗯,大概是这样子,出于隐私问题,聊天记录也不便交流,大概是为了引起verna的兴趣,我把前段时间各大安全平台播报的可能是因为我造成的单方面新闻 发给了她看,然后跟她说,其实我就是这些安全自媒体写的那个团伙,没错,就是我,属于一个人的团伙。

然后,嗯 ,引起了她的兴趣。于是扯东扯西,扯熟络了。

其实感觉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性格差不多的人,年纪比我小一丢丢的人,都是在自己世界里傲娇的主,在对的时候,就容易聊的来了。

可能是因为聊的来,让我着急想见一面,虽然我可能不是那种善于沟通的人,还是忍不住想要会一会。即时词穷冷藏,我还是想会一会,纯粹的觉的感觉合得来,以后可以互相交流技术的那种。

Verna技术上想学习很多的黑科技,包括网站劫持等各种黑科技,想让我介绍,于是我想到了Z总,也就是老农膜拜的大牛。我心里那时候有一种想法,最合适的人介绍给最合适的人,而且我心里很坚定,Verna也是会是膜拜Z总的那种人。

因为我膜拜Z总,而Verna性格脾气跟我差不多,我当初的确这么想的。

然后我便联络了二宝,因为verna也是做亚马逊这块,那个时间段,刚好Z总(也就是Verna的师傅)和X哥一个在深圳培训,一个在东莞做交流会。于是,一拍即可,我们订了去深圳的动车票。

Verna认了师傅了

到深圳的第一天,我找了朋友先聚一下,然后第二天跟Verna越好了时间,便叫了部滴滴过去。

路上Z总有点推脱,因为Z总是那种专注于技术的大神,按二宝的话,就是认生。

我怕Z总不能跟Verna会上,于是叫二宝,死活也要拖Z总出来,也让X哥联系了Z总,发了位置,然后我,二宝,还有X哥在Verna的楼下的咖啡厅,点了3杯咖啡,等Z总的到来。

好像是下了点小雨,记得不清,亦或是毛毛雨。

不过不影响我们。心情很好,因为要接触到那一个人了。

大概二十几分钟,Z总到了,我们于是便上楼,直接与Verna会面。

交流中,我也基本沉默,看他们说,总体的感觉上,Verna是那种有硬实力的人,让我觉的她在亚马逊的手法操作上,可以比很多莆田系做亚马逊的大佬牛逼。

后来更加认定她就是那种人了,因为聊的来,Z总也很投机,侃侃而谈,Verna也在互抛,很单纯的交流,不像那种莆田系,有种藏着掖着要套话的感觉。

也许是Z总随和,莫名其妙的,我也想不清原因,Verna叫了Z总师傅,然后又管我叫了师哥。

(我记性差,记不得。反正现在觉的也挺好,也这么厉害的小师妹。)

师妹也说了她之前在莆田上班的历程,我那天有一种想法,这么优秀的人,我必须抓住,不能让任何莆田系的大佬跟她合作,要合作,我去找一堆最好的人去跟她一起配合。

这样,我才最放心。